如果不结婚会怎样?生活的不如意和婚姻无关(读者文摘

  我妈第一个结婚对象,也就是我生父,是她的大学同学。我妈研究生毕业以后两人结婚,到我出生。我不知道生父在外面偷情了多久,在我关于他的唯一的记忆里,深夜他回家,和我妈发生了争吵,撕坏了我的玩具兔子,摔门出去。我妈也就是在那时候,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存在。那时候我3岁。

  和那个年代多数的女人不同,也和现在的多数女人不同。我妈在非常快的时间里完成了离婚和抚养权的争夺,抛弃了在长春某大学的讲师工作,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东北,带着我和2000块钱来到了上海,在远郊的一所初中当起化学老师。

  如果故事到这里截止,那我也只能跟你们讲述一个离异女人的生活。可是我妈碰到了我爸。

  我爸那时刚从新加坡回来,有着上海人的傲气和那个年代留学工作归来的意气风发。据说他俩一见钟情,可惜他们总是背着我谈恋爱,顶多一起带着我逛逛超市出去玩。在我记忆里,他俩从相识到结婚,可能也就半年一年的时间。我爸给了我妈一个我所知道的最宏大的婚礼。

  那年他们订了奥利安娜号游轮,在甲板上放起烟花,直到17年后的今天家人亲戚说起来仍津津乐道。我妈也曾打趣到,我爸求婚时候说,我没钱,银行卡里就2万,准备全拿来给你办婚礼。我妈说,哦,好呀。婚礼之后,我爸银行卡上只剩2块钱了。

  学校给了校办厂里的房间,公厕和公共厨房。我爸在墙上糊上纸,用头半年在上海的工资给家里买了大金空调和西门子答录子母机。那时候是1999年。

 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和我爸总是聚少离多,他在外地上了7.8年的班,从天津到深圳。每年可能就回来过个年呆10几天。初三那年他回上海呆了一年,之后去了舟山,高三那年重回上海,呆到现在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